角度犀利的影评人,热评日韩电影,尽在二四电影评论社区,CTRL + D 收藏吧,我们总是精彩不断!

主页 > 日韩电影 >

天与地分集剧情介绍 tvb天与地剧情介绍

二四影评人 2020-08-26

第1集。梓恩出轨 提出离婚一个阳光猛烈的日子,叶梓恩醒来时发现手上的结婚戒指不知掉到哪里,即紧张地四处寻找。梓恩努力搜索,终在客厅寻回婚戒。情夫Arthur从浴室出来时,竟发觉梓恩在自己的电脑上打下文字先行离开,令他一脸失落与错愕。不久之后,梓恩已在餐厅内与丈夫Bowman庆祝两人的结婚纪念,两人更边说边开怀大嚼。当梓恩努力饰演贤淑妻子时,Arthur突然来电。背夫偷汉 街头热吻梓恩终因心软而悄悄与Arthur见面,两人在街头对望,更激情地在街上热烈拥吻。Bowman在庆祝后送梓恩回电台工作;两夫妻突然沉默下来,Bowman终向妻子说出看见她与Arthur拥吻一事

天与地分集剧情介绍 tvb天与地剧情介绍

梓恩明白Bowman想自己在两男之间作出选择,但她未料到丈夫会在结婚周年的晚上揭发自己出轨一事;尽管心中早有打算,梓恩却仍感到迷惘失措。逃避丈夫 投身工作梓恩工作完毕后,却仍留在电台打发时间,心中极不愿回去面对Bowman。DJ Rico找到的音效并不合梓恩的心意,令她决定亲自带录音器材到海边自行收录。Bowman整夜未眠,彻夜守候妻子回家,因他明白自己仍深爱着这个背叛丈夫的女人。在郊外的海滩上,梓恩呆呆地独坐收录音效,心中却不停的问自己,为何会容许自己发生这种婚外情…梓恩迷路 丈夫营救同事DJ Rico通知梓恩其丈夫曾多次致电到电台找她,梓恩回覆只待工作完毕便会亲自处理。

天与地分集剧情介绍 tvb天与地剧情介绍

梓恩深感心情烦躁,突然被海豚的叫声给驱散了…日落西山后的郊野公园一片漆黑,梓恩带着疲倦的身体在小路行走,最终却迷路了。另一边厢Bowman苦候多时却未见妻子出现,却又听到郊外有山火发生,于是急忙赶到郊野公园要求警方出动搜索梓恩。担心梓恩 众人现身梓恩的旧友刘俊雄、宋以朗与郑振轩三人因听到电台的广播,亦不约而同赶到了郊野公园,三人因多年未有见面,重遇时倍感陌生。 正当记者与围观人士渐多时,Arthur亦因担心梓恩的安危驾车到达。两情敌相遇时即为梓恩起争执,俊雄等人发现梓恩现时的感情生活如此混乱,大感意外。

梓恩几经辛苦找到出路,而这时她更想起昔日与男友家明相遇时的情境…三人再会 酒吧聚旧振轩鼓起勇气向俊雄及以朗打招呼,更邀约两人到酒吧聚旧,俊雄与以朗亦没有反对跟随而至。梓恩经一夜折腾后终回到家中,Bowman细心照顾妻子,但梓恩终按捺不住向他提出分手,Bowman伤心得不欲接受现实。 振轩等三人到达酒吧后,振轩向两位旧友把多年来的生活娓娓道来,想不到俊雄与以朗只是冷淡地回应,但三人亦不禁回想起少年轻狂的日子…。第2集。为了抗争 剑雄绝食早上时分,俊雄惯性地首先为妻子咏仪准备饭菜,他回工会上班;他回到维护工人权益会的办公室,即见一众记者赶上前,向他追问是否因工人不出现而将取消记者招待会,俊雄只好耐心地向记者们解释。

俊雄到疗养院探望兆泉妻子时,与兆泉谈及有议员为选票而想介入工人运动一事,兆泉明白俊雄不屑议员所为,只得开解他一番。俊雄代泉 电台受访兆泉因要照顾妻子而把到电台受访一事交托俊雄,俊雄在节目内与议员针锋相对。俊雄在电台内听到梓恩节目的广播,即不其然走向梓恩所在的录音室;但当俊雄走到门前时,却竟怯懦起来不敢与梓恩相见。俊雄找车房替他维修一直驾驶的旧车,海晴则不断向他诉说另一宗工人被剥削利益的事件;俊雄因工人运动一又一次夭折,终弄得筋疲力尽。梓恩不满 后母虚伪回到家中打开雪柜,俊雄发现为妻子准备的食物原封不动,只得把食物丢到垃圾筒,并开始为自己做饭独个儿吃。

俊雄经过多番思量,决定不再妥协,誓以更激烈的行动为工人抗争。梓恩的父亲约她吃饭,梓恩看不惯后母的虚伪而与她顶撞;梓恩按捺不住心中的纳闷与空虚,又再以酒精麻醉自己。梓恩酒后糊涂与陌生男子发生关系后,回到私家车后终情绪崩溃。振轩主动 拜访梓恩梓恩没精打采地如常工作,但心中却茫然若失,对生活与自己的未来也没有把握,不知如何自处。振轩到电台找梓恩聚旧,振轩喜见梓恩安然无恙,但梓恩的态度却冷淡非常。振轩向梓恩表示刚从外地回港,更把在郊野公园看见Bowman与Arthur为她争风吃醋一事说出,梓恩听后大感错愕,因她没料到俊雄、以朗与振轩三人竟也在现场。

振轩努力 维系友谊振轩明白梓恩仍为旧事而耿耿于怀,不想与三人再有瓜葛,但仍尽力希望能维系各人的友谊。雪薇得知振轩眼睛视力开始衰退,表示要代夫驾驶,振轩看见妻子惊惶失措的模样,被弄得啼笑皆非。以朗在拳馆内与对手激烈对打,他被打得满脸红肿却仍不肯罢休,以朗与一众经纪饭聚,其下属佩玲与耀材则游说各人当中介人,介绍下属参加期指炒卖活动。激烈抗争 俊雄绝食俊雄决定使用激烈的抗争方法,欲以绝食行动来引起社会上的关注回响;兆泉得悉后,劝俊雄不应意气用事,但俊雄一意孤行更要增加绝食时数,令兆泉担心不已。 俊雄在饥饿不已之时,又再回想起在雪山上的往事;Alfred与新义工为绝食后的俊雄买来肉粥,岂料俊雄一尝后便呕吐大作…。

第3集。卓桐误会 以朗咏仪梓恩与Bowman离婚后,选择搬出单位独居。在三号风球下梓恩如常回电台工作,当梓恩在录音广播中听到俊雄的声音,以为他正在作直播节目而心中一阵忐忑。以朗的女朋友卓桐安排医生替他作身体检查,医生竟悄悄拿出一些期票给以朗,原来以朗一直暗中进行黑市期指炒卖活动。俊雄在办公室工作时,Alfred与Jean提议多举办活动吸纳义工,俊雄心中明白人手不足的难处,暗感无奈。振轩纠缠 俊雄生厌海晴不值俊雄努力的成果被虚伪的议员抢去风头,俊雄直言世界并不是完美,一笑置之。俊雄陪伴工人们到劳务局开会,但酱油厂的雇主一直采取拖延策略,令工人们气愤不已。

俊雄看见振轩在一旁等候,知振轩一心缠绕自己,冷冷地劝他离开。俊雄不欲回想起从前伤痛往事,向振轩坦言只想积极地生活下去,终赶振轩离开。天意作弄 以朗蚀钱金融公司内气氛激烈,佩玲与耀彬正与以朗讨论期指买卖的策略,以朗有信心股市下跌,即放手让佩玲等人助他接受黑市期指的买卖;正当以朗稳操胜券之际,因天气突然转坏令股市下午停开。以朗在股市上输了钱以打拳发泄,卓桐看见以朗被打得面肿感到心痛。卓桐因听到拳手们说以朗是非后大怒,竟要求以朗把对手打倒,以朗只得全力以赴应战…以朗恶言 指责振轩振轩到拳馆找以朗却惹他不满,以朗凶恶地警告振轩不要再烦扰他。

卓桐见以朗险胜而大喜,与以朗吃饭时滔滔不绝地谈论有关拳击之事,但以朗心中却仍在意振轩的出现。振轩在家中洗碗时,突然一时兴起,欲回想起家明曾作的曲谱,但可惜怎也没法回忆起来。以朗因鼻孔出血而到急症室求医,竟与当护士的咏仪相遇;以朗与咏仪的对话被卓桐听到,令她误以为两人是旧情侣。兆泉担心 俊雄身体咏仪放工后到Ivan家说故事给Ruby听,Ivan见咏仪爱锡自己的女儿甚感安慰;Ivan借送咏仪回家时,劝她早点解决与丈夫俊雄离婚之事,但咏仪还是犹豫不决。兆泉熟知俊雄的性格,故在八号风球的晚上回到工会办事处找他,发现俊雄果然为酱油厂的工人而留在工会努力工作。

兆泉怕俊雄过分努力而忘却自身健康,于是劝他不应勉强自己。梓恩失落 意志消沉卓桐直接质问以朗他与咏仪的关系,以朗见卓桐紧张自己,心中不禁暗笑。梓恩自搬家独居后经常失眠,只好在深夜中做家务以打发时间。感到苦闷的梓恩不其然又开始喝酒,但酒杯空掉时,她惊觉自己已喝得极狠。梓恩看到周遭为数不少的空酒瓶,对于与Bowman离婚后的自己,感到既可怜复可笑。第4集。振轩忆起 昔日乐章振轩到工会当义务教师,向工友教授一些投资理财的知识,俊雄想不到振轩会以此方法接近自己,心中不禁有气。以朗先下手为强,主动将自己与佩玲之事告知卓桐,卓桐相信以朗的说话,继续把佩玲留在金融公司。

佩玲从卓桐的说话中,得悉卓桦对以朗甚为不满,但却又不便介入谈论以朗与卓桐的感情事。以朗求婚 卓桐感动卓桐到拳馆找以朗,发现众人围着他紧张呼叫,卓桐发现以朗被拳手打得晕倒在擂台不省人事;卓桐惊慌得六神无主只是焦急地摇晃以朗,这时以朗突然醒过来向卓桐求婚,令她既惊喜又感动。卓桐把欲与以朗结婚一事告知卓桦,卓桦表示若卓桐要选择自己的路,就与她比拼桌球…以朗在办公室内看股市时,佩玲将酱油厂老板拖欠债项之事向他汇报;以朗不明白为何工人会罢工,佩玲指出是工会所为。以朗变脸 俊雄怀疑以朗主动找振轩约俊雄一起吃饭,以朗一扫之前的戾气,故作亲切地与俊雄与振轩谈话,令俊雄大感奇怪。

以朗见两人放松戒备,即提出酱油厂的问题;俊雄明白以朗之目的全为利益而对他感不屑。振轩被以朗利用心中有气,而以朗得知俊雄不肯放弃工运后即拂袖而去。振轩被以朗打伤,俊雄陪伴他前往急症室求医,当咏仪与俊雄见面时,竟冷淡得不像一对夫妻。振轩回忆 昔日乐章俊雄不忿以朗所为,更把工业行动升级,誓要迫酱油厂老板与工人对话。振轩接连与俊雄及以朗决裂,失落地驾车回家时,在途中却发现眼前一黑,即担心遗传病发作…振轩把车停在一旁坐在路边,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一些音符,立即把它们笔录下来。以朗回到家中,见卓桐与卓桦笑意盈盈地等候与他一起吃饭,卓桐高兴地表示卓桦已答应两人的婚事。

卓桦成功 对付以朗卓桐向以朗说出卓桦答应婚事的条件,是卓桐把自己名下金融公司的所有股分,以两元股价转让给卓桦;以朗得知娶了卓桐后仍是一无所有,既错愕又气愤。卓桦见成功阻止以朗奸计,心中大乐。卓桐见未婚夫与姐姐突然变得客气友善,以为一切问题也解决了,于是开怀大嚼。以朗在股市中输掉不少钱,佩玲劝他应尽快处理,以朗气得把卓桐已转让股分一事说出,更打算放弃娶卓桐为妻。振轩放弃 重修旧好俊雄带领工友到酱油厂抗争,竟迫得老板跳楼自杀;以朗因背上巨大债项,又自知无力偿还,于是把怒火发泄于擂台上。振轩终放弃与俊雄等人重修旧好,于是到电台找梓恩,将早前忆起的音符录制成的CD交给她,原来振轩回忆起的是家明所作的曲。

俊雄与以朗分别在失意时听见梓恩的广播节目,两人在听到家明的曲子后,不禁百感交集…。第5集。卓桦约以朗见面,即指责他不应将私下买卖黑市期指的损失入账公司,以朗即厚颜地表示卓桦不会见死不救,因为自己将是卓桐的丈夫。卓桦为了家族,明知以朗无耻撒赖也没他办法。卓桦回到家後本欲与卓桐商量以朗欠债一事,但当看见卓桐满心欢喜地为出嫁而作出准备;因不想她受伤害,只得打消念头。以朗打听梓恩近况俊雄、以朗与振轩三人回复昔日友谊後,以朗即送上喜帖给两人;振轩问以朗会否请梓恩出席婚礼,以朗虽希望梓恩出现,但又不知如何面对她。

振轩看出以朗心事,即自告奋勇替以朗送喜帖给梓恩。以朗到Bowman的餐厅吃饭,原来以朗一直是Bowman的客人;以朗以熟客身份,更打探梓恩的近况。咏仪工作完毕後到Ivan家,向他的女儿Ruby说故事,Ivan见两人关系融洽,更珍惜与咏仪的关系。梓恩失眠拜祭旧爱Ivan送咏仪回家时,终按捺不住要她在感情上作出抉择,但咏仪仍为应否与俊雄离婚而犹豫不决。雪薇得知振轩视力不如从前,於是与子女合力於家中安装更多灯,但各人乌龙百出,最後仍要振轩出手收拾残局。雪薇与振轩在房中闲话家常,当雪薇得知丈夫与旧友们关系转好,不禁替他高兴。

梓恩失眠变得更严重,直到天明时仍亦不能入睡,最後独自去了拜祭家明。振轩咏仪参加婚宴梓恩看着家明的灵位呆坐,终感到自己多年以来已变得迷失。以朗的婚宴上宾客众多衣香鬓影,当俊雄步入主厅时,努力从人海中寻找相熟的身影;振轩看见俊雄单身赴约,即问他有关咏仪的行踪。正当俊雄欲解释咏仪因事未能出席之际,却看见咏仪在身後出现。以朗与卓桐站在卓桦身旁忙着招呼宾客,冷落了俊雄等旧友。梓恩出现众人惊喜卓桦心中虽鄙视以朗,但仍装着笑脸与他合演一场成功的婚宴。卓桐终发现了振轩等人原来已到达,於是喜孜孜地要以朗与众好友打招呼聚旧。

正当各人向以朗道贺时,梓恩盛装打扮前来,以朗等人看到梓恩出现後,心情均变得矛盾与兴奋,一时间竟不懂如何反应。盛宴过後,俊雄驾车与妻子一起回家,两人多月来终可聚头,却只是平静地谈论生活小事。咏仪明白丈夫心意俊雄的汽车抛锚,咏仪在等候维修时,发现俊雄在行车地图上,以红笔圈上了不少地点,刹那间咏仪明白到俊雄一直以来也着紧彼此的关系。以朗经过宴会厅时,发现佩玲仍未离开,才得悉她要处理梓恩醉倒在洗手间一事;以朗吩咐佩玲先离去,独自在宴会厅陪伴酒醉未醒的梓恩。此时俊雄与振轩竟折返,三人顿成了守护天使般,在梓恩的身旁陪伴醉倒了的她…。

第6集。卓桐与以朗蜜月旅行回港後,即相约一众好友到家中聚会;俊雄与咏议一起前来,咏仪看见豪华大宅与卓桐的热情,即大赞以朗得到一位好太太。梓恩与三子躲在酒窖内打桌球,四人一时大笑一时吵闹,彷佛重拾年轻时的美好岁月。卓桐到酒窖找以朗,看见他与俊雄及振轩口角时即大为紧张,反而梓恩毫不理会,专心打球。四人聚会友情重现卓桐看见梓恩胜出比赛,俊雄与以朗受到惩罚要让梓恩骑在背做掌上压,为他们时而水火不容,时而相处融洽而感不可思议。聚会过後,卓桐喝得酩酊大醉,更问以朗有关梓恩的事,想不到以朗直认还喜欢梓恩…充满童心的卓桐带同振轩的两名子女到主题公园,振轩与梓恩只好充当褓姆照顾三人。

卓桐高兴地与梓恩倾谈,梓恩亦找机会向卓桐坦言自己与以朗只是好朋友。咏仪出轨终被发现卓桐诚恳地说出并没有介怀他们的前事,只是欣赏梓恩的性格更希望与她成为好友。当天色渐暗,振轩的子女担心父亲视力而分别捉着振轩的手,令梓恩既同情亦欣羡振轩。梓恩代振轩驾车送众人回家时,竟与卓桐看见咏仪与Ivan的亲暱举动,认为两人关系非比寻常。另一边厢,俊雄与兆泉在街头办签名运动时,兆泉被一醉酒大汉骚扰,俊雄立即上前解围。振轩提议保守秘密兆泉得知俊雄约了咏议回家吃饭,即要他早点回家,海晴听後心中感酸溜溜。俊雄夫妇多月来首次一起吃饭,两人竟因不习惯而变得沉默起来;另一方面,梓恩、振轩与以朗因得悉咏仪有婚外情一事烦恼,以朗与梓恩争辩应否告知俊雄,而振轩却认为各人应保守秘密静观其变。

俊雄半夜又再回到工会,竟发现兆泉仍未离开,兆泉只得向他解释箇中理由。梓恩主动约见咏仪兆泉与俊雄闲话家常时,他劝俊雄要关心妻子,不要像他那样老来才感後悔,但俊雄却感到兆泉似是劝他离开工会。卓桐突然到金融公司找以朗,要以朗将刚开光的玉佩交给俊雄夫妇;以朗见卓桐比自己更着紧俊雄的事,心中既感激又感自惭形秽。梓恩思前想後终决定找咏仪倾谈,咏仪明白自己有愧於俊雄,但仍装出强悍一面来保护自己。以朗为友殴打情夫咏仪突然指责梓恩,说因家明失踪一事她也令三个男人也不好过,梓恩不禁愕然。以朗本想到医院找咏仪,却与Ivan遇上;以朗随Ivan前往洗手间,二话不说便向他挥拳相向。

振轩终忍不住将咏仪有婚外情一事告知俊雄,俊雄听後不禁呆立当场。俊雄不想面对现实,却又无法欺骗自己,心情抑郁得只能以打鼓来发洩。梓恩、振轩及以朗三人只能在他身旁陪伴。第7集。俊雄到医院找咏仪时又遇上Ivan;俊雄看见Ivan站在自己面前与其他医生讨论有关急救的事情,竟有说不出的奇怪感觉,心中忐忑不已。俊雄欲找妻子好好详谈,但最终因遇上Ivan而作罢,令俊雄不禁对自己的小男人行为感厌恶;俊雄整夜搬动家私,希望从中找出新的变化,但终发现自己还不能放下咏仪。以朗插手黑市期指大败后人客大减,只好想尽办法重整旗鼓。

以朗与俊雄在街头相遇,两人到酒吧喝酒时,以朗试探俊雄与妻子间的情况,俊雄坦言需要冷静间。以朗不满俊雄的窝囊,直斥他不应拖泥带水;梓恩从同事口中得Dylan的节目时段被停播,更发现Dylan得罪台长而被辞退。梓恩见Dylan在阳台外呆坐时与他倾谈,Dylan惊叹梓恩原来很喜欢自己的节目;而梓恩亦回想当年与家明致电到电台点唱的日子…年少时的梓恩得知好友俊雄与咏仪吵架,遂在电台点唱希望两人和好;俊雄到护士宿舍找咏仪,但咏仪冷冷地指俊雄只顾玩音乐而荒废学业。年少的咏仪不禁为未来的人生而感忧虑,而俊雄认真地表示想以音乐成为自己的终身事业,咏仪被俊雄的想法气得拂袖而去。

振轩前往诊所覆诊时竟遇上电梯失灵;在漆黑一片的电梯内,只以手机荧幕照明的振轩大感不安。振轩被消防员拯救后,回想起自己对黑暗的恐惧竟超乎自己想像,心感无助。回到家中的振轩,不禁回想起昔日;在1992年的某夜,振轩、以朗、俊雄及梓恩再因乐队之而各持己见,更将参加音乐比赛失败的原因归咎於对方没有尽力。在梓恩尽力化解各人怒气时,振轩收到消息指家明受伤入院;众人达到医院,得知家明有多份工作在身仍情愿放弃休息时间来作曲,不禁心感惭愧。俊雄与咏仪见面,俊雄滔滔不绝地向咏仪谈论流感的话题,咏仪看见丈夫仍然采取逃避的态度,终开门见山向他说出自己有情夫一事。

卓桐到电台找梓恩吃饭,但她却表示已有约会;原来梓恩到一酒吧欣赏一些新进摇滚乐队的演出。卓桐首次参加这些乐队表演,但即投入非常,令梓恩大感意外。卓桐在梓恩家又喝至大醉,以朗收到通知后便前来迎接妻子。以朗到达梓恩家迎接醉倒了的妻子,看见梓恩仍收藏着家明当年所赠送的玩偶,更明白梓恩其实从没有放开过对家明的思念。在1992年的九龙城旧楼天台上,家明与众人正努力练习音乐,此事咏仪突然到访;俊雄看见咏仪出现不禁喜出望外,更抓紧时机与她和好。以朗等人好奇地偷听两人的对话,众人均沉醉於音乐与年轻不羁的喜悦中…。

标签: 自己 心中 俊雄 一事 看见

上一篇:吴奇隆什么镖局?

下一篇:大内密探灵灵狗的演员表?

「天与地分集剧情介绍 tvb天与地剧情介绍」相关推荐